欢迎访问:伊人综合合综大香蕉-大香蕉久久爱亚洲系列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极品少妇一股淫水射出

极品少妇一股淫水射出

老马最近被他的新雇主柳娇娇迷得死去活来。
  柳娇娇今年25岁,身高一米七,长得那是肤白貌美、腿长臀翘,是个极品中的极品。
  跟柳娇娇一起干活的时候,老马不止一次透过她宽松的衣领,看到过她衣领内的风光。
  可以说,这女人的身材,是老马见过最完美的。
  老马做梦都想把柳娇娇……
  只可惜,柳娇娇已经结婚了。
  再说,就算她没结婚,也未必瞧得上老马这样的男人。
  老马今年已经年过五十,是个木匠,给人家打了半辈子家具,自己也打了半辈子光棍。
  年轻时老马倒是娶了个老婆,可惜生孩子的时候难产,跟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撒手人寰了。
  打那之后,老马便没打算再找,这些年一个人赚的钱,都被他拿去窑子里,弄那些小姐去了。
  等老马年纪大了、再想找个女人过日子的时候,已经是个没人愿意跟的老头子了。
  光棍这些年,老马睡遍了本地的小姐,钱没攒下几个,木工活倒是越做越好。
  现在,老马已经是本地名气很大的木匠,人送外号“马大拿”。
  很多人装修房子的时候,都抢着找老马打家具、做吊顶,不过老马活儿多,人也变得挑剔起来,只给年轻漂亮的女人干活,老爷们或者老娘们找他,他连正眼都不带看的。
  柳娇娇家的新房不大,活也不多,这种活老马平时根本不接,不过在看到柳娇娇的那一刻,他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,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女人长得太漂亮,比他睡过的那些小姐都漂亮得多。
  柳娇娇是本地一所中学的老师,老公据说也是个老师,老马见过一回,这人容貌倒是很帅气,个头也挺高,不过就是看着病恹恹的,而且,这个人眼神里透着精明,不像什么好人。
  这套新房,是柳娇娇和她老公攒了好几年的钱才付首付买下来的,买完这套房之后,两人就有些捉襟见肘,所以柳娇娇为了省点工钱,经常自己跑过来干活,倒是也给了老马不少与她独处的机会。
  这天,老马在别家忙了一个上午,在路边吃了碗拉面,便骑着小电驴来到柳娇娇的新房干活。
  老马掏出装修钥匙、打开房门的时候,柳娇娇正在屋里扫地。
  柳娇娇一米七的个头,穿着一件宽松的连衣裙,顺直的黑长发扎成了一个马尾,弯腰扫地的时候,身材曲线十分诱人,把老马勾的浑身难受。
  听见开门声,柳娇娇回头一看,见是老马,便嫣然一笑,脆生生的说:“马师傅您来啦!”
  “是啊,柳老师今天怎么没上班?”老马嘿嘿的点点头,柳娇娇一回头,脖子前那宽大的领口便暴露在了自己眼前。
  柳娇娇此刻面对老马,弯着腰一边扫地,一边笑着跟他打招呼,所以胸前风景都露出来也没发现。
  这女人,真是要命啊……
  老马看的有些入迷,柳娇娇也没注意到自己走光,她站起身来,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珠,笑着说:“今天不是周末吗,就想着早点过来收拾收拾,早一天把这房子收拾好,也能早一天从学校的宿舍楼里搬出来。”
  美景不在,老马稍稍有些失望,一双眼睛就紧盯着柳娇娇,丝毫都不愿意撒开。
  柳娇娇被老马看得有些不自在。
  她觉得老马这个人干活没得说、人品也挺好,虽然年纪大了点,但可能是一直干活的原因,身体很壮实,长得也挺有味道,唯独就是那双眼睛,看人时的眼神太赤裸、太直白,自己经常被他看得有些紧张。
  不过,有些时候,柳娇娇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内心深处,对老马这种直白的眼神还觉得挺受用。
  老马那一双老眼似乎天生带电,被他看着,有一种别样的感觉,整个身子都感觉轻了许多、软了不少,有时候,还会觉得隐隐有些羞耻……
  第二章躲闪着老马的眼神,柳娇娇俏脸嫣红的问老马:“马师傅,我们家的活还要多久能完工啊?”
  老马一脸认真的说:“现在活多,我现在同时在做的还有四家,而且还有十几家在排队,所以得一家一家的匀着来。”
  柳娇娇心里焦急,忍不住上前抓住老马的胳膊,一边轻轻摇晃,一边轻声嗔着恳求道:“马师傅,麻烦您多抽点时间给我们家干干活好不好?我跟我老公真是受够学校的教师宿舍了,您速度快一点,我们搬家就早一点,求求您了,行不行?”
  老马感觉自己的胳膊被柳娇娇抱着,骨头都轻了几斤,他老脸一红,开口说:“行行行,那我这两天晚上就多给你家加加班,先干上两个通宵,让你们家也能早点搬进来。”
  “那太好了!”柳娇娇顿时激动不已,差点忍不住在老马的老脸上猛亲一口。
  老马的手艺很好,而且他打的家具不但价格便宜、用料实在,而且款式、质量比外面卖的成品好不少,但唯一的缺点就是周期慢,找老马干活的人太多,老马有时候同时给好几家干,所以时间就会慢一些。
  但是,一听到老马愿意多给自己家里加加班,柳娇娇心里高兴极了……
  正激动着,柳娇娇一不小心看到老马那深蓝色的劳保服裤子,那处……她的脸就顿时红了起来,心跳也仿佛瞬间加快。
  柳娇娇心里惊讶极了,老马都这么大岁数了,那里的气势,怎么比自己老公还吓人的多?这老爷子,身体这么好?
  想到这儿,柳娇娇羞臊的把眼睛转到一边,红着脸说:“马师傅您先忙,我去主卧收拾一下。”
  说罢,她急忙跑进了主卧。
  老马回想刚才柳娇娇的眼神,低头一看自己,顿时就明白过来,老脸一红,随即嘿嘿一笑,迈步也跟着她进了主卧。
  柳娇娇正在老马刚打好的双人床前左看右看,老马倚在门框上,笑着说:“柳老师,我老马的手艺,你是可以尽管放心的,你从外面买的床,小两口在上面折腾久了就吱嘎吱嘎的响,我打的这个,你跟你老公就算往天上折腾,也绝对不会有半点声音!”
  “马师傅,您别……哎呀,您的手艺我还能信不过吗……”
  柳娇娇顿时羞红了脸,嘴上这么说着,心里臊的难受。
  其实,她确实很关注床的质量和稳固程度,学校的老师公寓,那小破床稍微一动就吱嘎吱嘎的乱想,别提多烦人了。
  柳娇娇的老公本钱一般,,每次都三两分钟内匆匆完事,搞得柳娇娇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,非常烦躁。
  所以久而久之,柳娇娇的心里对那方面的事情都有些惧怕。
  不过,看着这张结实的大床,她心里忽然有些渴望,如果搬了新家,老公能在这张床上表现的好一点,那该多好……
  这样想着,柳娇娇的脸色更加羞涩起来。
  老马在门口把柳娇娇的表现看得一清二楚,经验丰富的老马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,心里不免嘀咕,咋回事?柳娇娇难道长期得不到满足不成?
  可是,这柳娇娇不是刚结婚不久吗?她老公自己也见过,虽然病怏怏的,但也算是人高马大,难道那方面不太行?
  想到这儿,老马忽然觉得,自己也未必没有机会,自己虽然老了点,但体格健壮、比起小年轻也不遑多让。
  早些年,老马赚点钱就立刻去红灯区开个荤,每次都把那些见惯风浪的小姐们整的死去活来,久而久之,落下了个“马户”的外号,用小姐们的话说,老马在床上就像个牲口,比驴还生猛。
  这几年老马消停多了,年纪大了,又没个孩子,赚的钱也都扔进窑子里了,他就想多攒点钱将来好给自己养老,要是能找到个靠谱的老伴儿相互扶持着过日子,那就更好了。
  眼见柳娇娇如此模样,老马就动了些许心思,柳娇娇家的活,至少还要干上一个礼拜,自己得好好找找机会,搞不好真能一亲芳泽!
  第三章老马忙着给柳娇娇的次卧打书架,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柳娇娇过来,探了探脑袋,说:“马师傅,我闺蜜晚上过生日,我就不在这儿了,您忙完记得锁门。”
  老马扭过头,看着刚化完淡妆的柳娇娇,她的皮肤吹弹可破、五官精致到让人忘记呼吸,一头乌黑水润的秀发披散着肩头,眉清目秀,妩媚生情,樱唇鲜艳,玉面微红,气质高雅。
  真可谓是,眉宇间自带三分笑,俏脸旁天生一段情。
  而且,柳娇娇的身材之好,简直无法形容。
  此时的老马正踩在梯子上,打磨柜子上层木料,从上往下俯瞰柳娇娇,轻松看到柳娇娇衣领内的美好。
  只是,想再看的更多一点,就得想点办法。
  于是,老马故意把手里的一张砂纸弄掉地上,然后对柳娇娇说:“哎呀,柳老师,麻烦帮我捡一下。”
  “好。”柳娇娇也没多想,走到老马的梯子下面,一弯腰便去捡那张砂纸,这一弯腰不要紧!老马的眼珠子立刻瞪圆了!
  天呐!透过柳娇娇垂下的宽大领口,老马甚至看到她平坦的小腹。
  老马的心跳如鼓,脑子里反复问自己:“难道这女人今天出门没穿内衣?”
  看得直流口水,几乎快要流出鼻血,可心里也在懊恼,从上面这个角度,虽然能依稀地瞄到粗浅,却看不到那最撩人的景色。
  这时候,柳娇娇拿起砂纸,弯腰起身,这一起来不要紧,她自己的眼神不经意往下一看,顿时惊的目瞪口呆。
  柳娇娇没想到,自己领口竟然会开这么大!
  这么一来,老马在梯子上面,岂不是也看到了?
  柳娇娇顿时羞的无地自容,急忙站起身,俏脸又红又烫,一手捂着领口,一手将砂纸递给老马,然后紧张的支支吾吾道:“马师傅,这个给您……”
  说完,眼神无意间瞥向老马,心里更是羞臊的很,看老马这个模样,她就知道自己刚才领口内的风景,都被他看干净了……
  老马老脸一红,嘿嘿一笑,刚说了一声谢谢,柳娇娇便羞臊的说:“马师傅您先忙吧,我去主卧换个衣服就出门。”
  随后,她也没等老马回应,扭头便逃出了次卧。
  老马看着她一路小跑的背影,撩的他心痒难耐。
  他心中暗忖,真没想到,平时端庄矜持的柳娇娇,竟然会不穿内裤跑来跟自己说话,她是故意的吗?难道她想勾引自己?
  这边,逃回主卧的柳娇娇,臊的俏脸滚烫,心里忍不住责怪自己,既然没穿内内,为什么还这么不小心?这让马师傅看到了,搞不好还会误会自己是个放荡女人…
  第四章柳娇娇心里埋怨着自己,这时候,微信收到好闺蜜发来的语音:“娇娇,你什么时候过来?我已经到饭店了。”
  柳娇娇急忙回复她道:“我正在新房干活呢,这就出门了。”
  回完信息,柳娇娇急忙从自己带来的一个手提袋里,取出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。
  今晚是好闺蜜的生日晚宴,柳娇娇和她的老公都在受邀请之列。
  柳娇娇虽然不是个放荡的女人,但好胜心很强,一到这种聚会的场合,她就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女人中最耀眼的那一个,所以她今天特地准备了一件非常性感、非常紧身的黑色连衣裙。
  这件连衣裙设计非常贴身,它最性感的地方,是连衣裙的前面有一条从上至下的拉链,如果把拉链拉开,整条裙子都会敞开衣襟。
  今年,这样的连衣裙格外流行,很多女人都会买一条这样的裙子,这种裙子不但能更好的展现身材,更能给男人带去极强的感官刺激!
  柳娇娇脱掉身上的宽松连衣裙,浑身上下只剩了一条胸衣,不过她倒也没有在意,因为房门已经被她从里面反锁。
  把身上脱下的连衣裙放到一边,她便穿上了那件黑色带拉链的性感连衣裙,随后便低下头,准备将拉链拉起来。
  可是,这一用力不要紧,拉链拉到胸前位置的时候,就死活拉不动了,柳娇娇低头一看,才发现,自己刚才不小心,把胸衣的蕾丝边给卷进了裙子的拉链里!
  柳娇娇急忙试图把拉链往下退,可是那拉链的拉锁就死死的咬住内衣的边,怎么退都退不下来,而且被她这么弄了几下,拉锁卡得更紧了,连带着胸都勒的生疼。
  柳娇娇这条裙子本身就是修身款,穿上之后的效果就是紧紧包着身体,现在拉链卷住内衣卡在胸前,把她那两团傲人的柔软勒得几乎快要炸开。
  心急之下,柳娇娇急忙往下用力,无果,又急忙往上用力,可依旧没有任何动静,她来回弄了半天,胳膊酸疼无比、勒得也更厉害,甚至都有些喘不过气。
  “哎呀……”柳娇娇急的眼泪都滴出来了,这样不但出不了门,自己也难受的不行,这可怎么办?
  情急之下,柳娇娇忽然想到老马,顿时仿佛找到了救星,这时候,也只有老马能帮自己了。
  于是她急忙打开主卧房门,大声喊道:“马师傅、马师傅!”
  老马正在干活,听见声音,急忙放下手中的砂纸走了出来。
  出来的时候,看见柳娇娇在主卧里,打开一条门缝、一脸焦急的样子,便忍不住问道:“娇娇,你怎么了?”
  柳娇娇脸红如血,支支吾吾的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有点事情想让您帮忙……”
  老马心里纳闷,柳娇娇这是咋了?脸红成这样,还害臊得不行,找自己帮啥忙?难道是身体空虚,想让自己帮忙?
  于是他急忙说:“柳老师,有啥事你尽管开口,别看我老马年纪大了,但体力还是很好的……”
  柳娇娇一听这话更是羞臊,但胸部勒得实在太疼,而且又着急出门,只能咬咬牙打开门,让老马看到自己的窘境,极其不好意思的说:“马师傅,我的裙子拉链坏了,您能不能帮我弄一下?”
  老马这一眼看去,眼睛几乎就要喷出来!一对雪白大酥胸晃的眼睛发晕!
  这……这简直比电视上那个柳岩还要壮观性感啊!
  老马一双眼睛几乎就被这壮观景象完全吸引了去,看得整个人都仿佛失去了意识。
  柳娇娇本想找老马帮忙解救自己,但没想到老马一直盯着自己看个不停,顿时羞臊难耐的直跺脚:“哎呀马师傅,我的来都快勒死了,您别光顾着看,倒是赶紧上手帮帮我呀!”
  第五章老马一听柳娇娇让自己上手,立刻往前一步,左右拖住了柳娇娇,虽然隔着衣服,那手感依旧让老马激动不已。
  柳娇娇急的直流眼泪,又羞又急的说:“哎呀,马师傅你往哪儿摸呢!帮我把拉锁弄上来啊!”
  老马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,咽了咽口水,说:“柳老师……你的胸太大,把上面没咬合的拉链撑得太开了,要不我帮你挤一下,你往下拉吧。”
  柳娇娇被老马调侃胸大,虽然有些害臊,但此时已经被勒的有些心急了,听老马说要帮自己挤着胸,急忙支支吾吾的说:“马师傅,要不……要不我自己来挤、你来帮我拉吧?”
  老马心里有些失望,不过也不好说不愿意,便点点头,道:“那行,你从两边挤着,我来拉。”
  于是,柳娇娇便红着脸从两侧用力,这一挤,这酥胸几乎就要爆了出来,一股浓浓的奶香气嗅入鼻中,老马真是恨不得一头就扎进去、哪怕是闷死在里面也值了。
  柳娇娇见老马盯着自己的事业线傻了眼,又羞又急的说:“马师傅,您别光顾着看,倒是上手帮帮忙啊!”
  “哦哦哦!”老马这才回过神来,急忙上前去拉那拉锁,甚至都能听到布料即将被大胸崩裂的声音,可拉锁依旧纹丝不动。
  柳娇娇急忙说道:“马师傅别硬来,万一拉坏就麻烦了。”
  老马一脸认真的说:“你挤胸还得再用力一点才行。”
  柳娇娇着急的快哭了,说:“我已经用了最大力气了……实在是挤不动了……”
  老马忍不住感叹道:“没办法,谁让你的胸这么大……”
  柳娇娇臊的脸通红,想生气也生不起来,因为就连她自己现在都有点痛恨自己的胸,为什么长这么大?
  无奈至极,柳娇娇咬了咬牙,下定决心,对老马说:“马师傅,要不麻烦您帮我挤一下吧,我来拉试一下。”
  老马顿时兴奋的满脸通红,连连点头:“那……那行,我来帮你挤一下……”
  说罢,他伸出手去,爽弹的手感,美妙的无法言喻。
  柳娇娇感觉老马的一双大手,用力的挤压着自己,不知怎的,她感觉老马的手好像有魔力一般,挤得她格外舒服,也让她感觉格外空虚,亟需一个男人来填满。
  不过,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  趁着老马帮自己挤着胸,她赶紧用力去拽裙子的拉锁,可是,她用力拽了好几次,依旧没有半点效果,这下把她气的,将手一甩,嘤嘤哭了起来。
  老马急忙安慰她:“柳老师你别哭啊,要是实在拉不下来,我就帮你把拉锁撬开拆掉吧,不然这样勒久了,你的玉兔要受伤的……”
  “什么玉兔……”柳娇娇下意识问了一句,随即立刻反应过来,顿时涨红了脸。
  她羞臊的想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雄霸文学] 回复数字15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马师傅人这么老了,说话怎么还这么骚?
  老马嘿嘿一笑又说:“我先帮你撬开拉锁,弄好之后再帮你装上,应该还能用。”
  柳娇娇脱口问:“真的吗?”
  “当然。”老马点点头,说:“你要是愿意,我这就去拿工具。”
  柳娇娇快急哭了,此时也顾不得其他,连连点头答应下来。
  老马赶紧取了一字螺丝刀、平头钳回来,抓住柳娇娇裙子上的拉锁,用一字螺丝刀把拉锁整个撬开。
  咔的一声撬开之后,拉锁便从拉链上脱落,但这一下,柳娇娇裙摆下面的拉链也失去了拉锁的固定,一下子便将下面的拉链撑得完全爆开!
  哗啦一下,柳娇娇的连衣裙便彻底敞开了衣襟,老马看得眼花缭乱,但紧接着,他便发现了更让他激动的场景!
  柳娇娇此时竟然还没有穿内内!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雄霸文学] 回复数字15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柳娇娇只感觉胸前忽的一凉,整个人顿时便慌了神,低头一看,差点吓昏过去,自己连内内都没穿,就这么敞开怀暴露在老马面前,这实在是太羞人了!于是她瞬间将衣服紧紧裹住,手足无措的看着老马,脸红如血的说:“那个……马师傅……麻烦您先出去一下……”
  老马摸了摸鼻子,生怕鼻血没忍住流出来,这一刻,他真想一把将柳娇娇抱在怀里,不顾一切的去亲吻她,甚至彻底占有她!
  而且她刚好连内内都没穿,自己只需要脱了裤子,就可以直接狠狠的索取,心中的邪火越烧越旺,老马心中冒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……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干到满足 下一篇:想要性爱的女人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